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多提12亿责任准备金,财险一个被严重低估的行业

来源:http://www.shuixiangpifa.com 作者:房产 人气:139 发布时间:2019-10-18
摘要:财险,一个被严重低估的行业|木人三篇③ 税延养老险产品指引落地 跨公司转换考验投资能力 多提12亿责任准备金 昆仑健康险由盈转亏 来源:慧保天下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致鸿 北京报道

  财险,一个被严重低估的行业|木人三篇③

  税延养老险产品指引落地 跨公司转换考验投资能力

  多提12亿责任准备金 昆仑健康险由盈转亏

  来源:慧保天下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致鸿 北京报道

  每经记者 胡 杨 每经编辑 任芷霓

  木人一直认为,中国保险行业的黄金时代远远没有到来,现在才只是刚刚起步。虽然过去一段时间保险业因个别“土豪、妖精或害人精”把这个行业弄得有些灰头土脸,但相信作为社会经济稳定器的保险行业依然是我们未来建设和谐社会、发展经济、实现全面小康之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财险市场,还有大量尚待开垦的领域。

  税延养老险加速推进。

  于昆仑健康险而言,2017年是个“多事之秋”。

  从统计数据中我们知道车险业务在整个财险市场上的占比几乎超过了七成,责任险类保险占比却只有几个百分点。而在发达国家中,责任险的份额通常可以达到四成左右。我们还可以分析更多的领域并从中发现许多尚待开发的蓝海:

  5月7日,银保监会、财政部、人社部、国税总局下发《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产品开发指引》(下称“《产品指引》”)。《产品指引》是保险公司开发设计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的基本要求和统一规范,主要内容包括设计原则、产品要素、产品管理、名词解释四个部分,参与税延养老保险试点的保险公司应当按照《产品指引》要求和有关保险产品监管规定,开发设计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符合要求的税延养老保险产品获得批准后才能上市销售。

  因资金来源陈述违规而被清退股权后,截至目前,昆仑健康险暂未公布圆满的解决方案。而在最新出炉的财险亏损榜上,昆仑健康险也处在十分靠前的位置。数据显示,昆仑健康险的业绩急转直下,从2016年的盈利890万元变为2017年的亏损8.26亿元。

  比如几乎所有的个体工商户及多数中小商户都没有购买财产保险及责任险(至少雇主责任与公共责任是必须的);

  所谓税延养老险,即投保人在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一种商业养老保险。这一概念从提出至今已有十年,但是由于牵涉部门众多,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昆仑健康险方面向记者解释称,2017年是该公司转型的阵痛年。由于内外部多种原因,公司呈现了暂时性的业绩低谷,但暂时性的亏损不会影响到投保人的利益。

  又比如庞大的房屋出租市场也没有公司开发相应的保险(通常房东与租户都需要相应的责任险);

  此前不久,财政部官网消息,自2018年5月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曾凭借万能险扩大保费规模

  还比如我们今天的家庭大部分都没有购买家财险,即使按揭买房时买的房屋保险其实也是一份错误的保险(比起现代建筑灭失的风险,还贷人因死亡或失能导致不能还贷之风险更为现实);

  值得关注的是,《产品指引》明确,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的定位应是准公共产品,与市场同类保险产品相比,税延养老保险产品收费项目较少、收费水平较低。

  回顾昆仑健康险的发展历程,“万能险”无疑是关键词。2006年初,昆仑健康险获批成立,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专业健康险公司。不过,作为行业“新兵”,该公司的保费收入在一段时间内都处于低位。原保监会官网数据显示,2007~2012年,昆仑健康险分别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52.14万元、1964.57万元、8160.26万元、1.76亿元、8256.59万元、3.29亿元。

  再比如我们进入公园或风景名胜区游览时随门票出售的是旅客意外险,但景区管理机构更应该购买的是公共责任险等。

  提供终身领取方式

  2013年起,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绝大多数为万能险)与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被纳入统计,保险公司的业务结构调整也初见端倪。这一年,昆仑健康险的万能险业务就已与原保险业务“不相上下”,前者取得保费收入3.62亿元,后者保持微弱优势,为4.16亿元。

  有如此之多的未开发的领域,一定潜藏着巨大的市场前景,这就是木人所说的保险黄金时代远未到来之缘故。

  就民众普遍关心的产品问题,《产品指引》按照积累期养老资金收益类型的不同,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包括收益确定型、收益保底型、收益浮动型三类、四款产品。

  随后几年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昆仑健康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强势崛起,接近并超过20亿元。具体来说,2014~2015年,该公司分别实现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19.37亿元、27.12亿元,占规模保费收入的比重均超过95%。

  面对如此广阔的市场,按理说在中国经营一家财产保险公司并让它盈利并不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但为什么中国的财险公司之经营怎么就如此艰难呢?木人以为可能有如下因素:

  具体而言,一是收益确定型产品(A类),指在积累期提供确定收益率(年复利)的产品;二是收益保底型产品(B类),指在积累期提供保底收益率(年复利),同时可根据投资情况提供额外收益的产品,可细分为每月结算收益的产品(B1款)和每季度结算收益的产品(B2款);三是收益浮动型产品(C类),指在积累期按照实际投资情况结算收益的产品。

  凭借万能险,昆仑健康成功实现了规模扩张。与此同时,2015年度,该公司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净增加额达到24.44亿元,同比上升33.62%。多重因素作用下,昆仑健康险在当年取得了2009年以来的首次盈利,净利润为1.52亿元。

  财险公司艰难之源

  在领取方式上,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应当至少提供终身领取方式,即参保人达到国家规定退休年龄或约定的领取年龄(不早于国家规定退休年龄)时,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向其按月或按年给付养老年金,直至身故。

  尝到甜头后,昆仑健康险马不停蹄,继续拓展业务规模。2016年取得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42.14亿元,同比再增55.37%,占规模保费收入的比重仍高达95.27%。

  首当其冲的就是许多投资者(股东)投资动机不纯,过分看重保险公司的融资能力,盲目追求做大,总认为做大以后就一定可以赚钱或者本来就是为了圈钱而来。正如某保险公司大股东说过的一句话“我就是要不讲规律的快速发展”。

  《产品指引》要求,税延养老保险产品提供的终身领取方式是保证返还账户价值终身领取。换句话说,无论参保人退休后生存多久,其本人或其继承人都能够把其退休时个人账户中积累的资金领完,如果参保人领的钱已经超出了其退休时个人账户积累的资金总额,只要其仍然生存,保险公司仍会按照保险合同约定的固定标准向其给付养老年金,直至其身故。

  由赚800万到亏逾8亿

  木人以为,盲目“做大”之想法本身就是一种风险,因为做大就得投入,开设更多机构,招聘更多员工,这就需要烧钱!但烧钱就一定能带来我们想要的效果吗?

  5月7日,泰康保险集团执行副总裁兼泰康养老董事长李艳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终身领取会为客户提供一份稳定的、与生命等长的现金流,可以为高品质生活提供长期养老保障。保险是目前各类金融工具中,唯一有着养老金终身领取(人寿保险)经验的行业,应该充分发挥在精算、运营、销售等方面的优势,以客户为中心,设计出最具性价比和安全性的税延养老产品。

  不过,这种情况没能进一步持续。2016年,出于防范风险及回归保障的考虑,原保监会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矛头直指隐患重重的万能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半年之内,就有《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等多份文件出台。

  木人就曾经如此告诉过财险公司的朋友:“你们想快速做大,所以你们就拼命开设机构,有机构就得有人。最终你们发现为了养活这么多机构和员工,就只能做更多的业务,否则连费用都不够。那么你一家新公司小公司凭什么做更多的业务呢?只能是提高手续费或降低承保质量,最终会发现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业务越多亏损越多,业务少了又连机构和人员的基本费用开支都不够。”

  在终身领取方式之外,考虑到客户差异化的养老金领取需求,税延养老保险产品还可提供不少于15年的长期领取方式,包括固定期限15年(月领或年领)、固定期限20年(月领或年领)等其他领取方式。

  受此影响,人身险全行业都进入调整模式,昆仑健康险也不例外。记者计算发现,2016年,尽管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同比上升,但随着监管政策逐渐落地,其下半年的增长速度已经大幅放缓,8月起保费甚至有所减少。昆仑健康险曾指出:“2016年,公司以‘适度规模为先,注重价值为本’为发展目标,在保险业务发展方面,逐步采取产品改造、升级换代策略,达成年度规模保费计划,并逐步提高期交业务比例,提升内含价值。”

  能坚持按照保险行业自身发展规律去做的职业经理人太少。由于做大比做好做精做强容易太多,所以更多的职业经理人都愿意服从股东做大之冲动。因为做大其实是很容易的,只要“八字秘诀—价格最低佣金最高”就可以了。

  对于税延养老保险产品与市场现有养老年金保险产品相比的差异,5月7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可提供养老年金给付、全残保障和身故保障三项保险责任。其中,养老年金给付是指产品进入领取期后,保险公司向参保人终身或长期给付养老年金,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产品提供终身领取方式或长期领取方式。养老年金给付责任是市场上现有的养老年金保险产品都具有的,这也是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应提供的最基本的保险责任。

  随着转型的推进,2016年,昆仑健康险的退保金支出也相应上涨,由2015年的372.65万元,增至2095.54万元,变动幅度达到462.34%。某寿险公司中层人士认为,业务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可能面临部分产品停售的情况。这时,如果过往产品集中给付,会反映在退保金与赔付支出上。另外,极端情况下,保费收入还可能出现负值。

  世界上有没有通过烧钱做大的公司?木人的回答是当然有,但一定不是保险公司。

  此外,为了进一步强化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的保险保障功能,还提供了全残保障和身故保障保险责任。具体是指,参保人在开始领取养老年金前(60岁前)全残或身故的,保险公司除给付其个人账户内积累的养老金外,还额外赠送相当于账户价值5%的全残或身故保险金,这是目前市场上的养老年金保险产品所不具备的,实际上也是产品设计上的让利体现。

  由于业务结构过于偏重万能险,昆仑健康险受到的政策冲击也更加明显。2016年,规模进一步扩张的昆仑健康险业绩却缩水,净利润下降至890.94万元,萎缩幅度达到94.12%。

  烧钱做大的公司基本上都是基于有新的创造发明,烧钱是为了培育市场以便让更多的消费者接受新的创造发明。比如淘宝、微信、百度等新科技公司。而保险业本身已经很成熟,保险产品也不是才发明的新生事物,消费者也可以有很多的保险公司选择。这种情况下企图用烧钱的方式做大公司之成功机会是很小的,除非我们能找出烧钱的理由及烧钱与实现目标之间的符合逻辑的路径图(后面有一个关于英国Directline公司的案例介绍,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如何正确的烧钱)。

  定位准公共性质

  但在“人身险公司季度原保险保费收入占当季总保费收入比例不得低于30%”等监管要求下,昆仑健康险亟待提高原保险业务的保费规模。2017年,该公司将原保险保费收入提升至16.05亿元,占比达到56.04%。但大力推广原保险业务的同时,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也上涨151.15%,共计1.3亿元。

  消费者缺乏正确的保险消费意识和相应的法律环境。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在一家餐馆吃坏了肚子,商家肯定应该承担相应责任。但现实是这样的索赔很难实现,打官司难、得到赔偿更难。最终我们发现买保险还不如找地痞流氓来解决问题更容易更有效更省时更省力。如此环境下,商家当然就没有动力购买公众责任保险来规避相应的法律责任风险了。

  前述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鼓励市场良性竞争,提高参保人对养老资金配置的灵活性,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给予了参保人产品选择权和产品转换权。参保人选择购买了一家保险公司的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后,在开始领取养老年金前,可进行产品转换,不仅可以在同一保险公司的不同类型产品间转换,还可以转到其他保险公司的税延养老保险产品。

  此外,过去一年,昆仑健康险还大量增加了保险责任准备金的提取,由2016年度的2030.99万元,增加到12.64亿元。对此,其向记者表示,责任准备金的提取是随着原保费的大幅增长而增加的。

  与此相似的还有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如商店等。又比如我们经常可以见到因各种医患纠纷引起的恶性事件,医师责任险本来是避免此类事件的最佳经济手段。但因为医疗行业监管以及执法环境的不足导致医师责任险并没有很好的得到推广。(木人计划推出一篇《人的保险意识是从哪里来的?》专门从消费者视角讨论保险,这里就算提前做一个广告了)

  对此,某保险公司养老险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的参保人,在养老年金开始领取日前,可以在同一保险公司内转换产品,也可跨保险公司转换,这将考验保险公司的投资能力。

  受上述因素影响,2017年,昆仑健康险的净利润由盈转亏。在已披露年报的75家人身险公司中,其负8.26亿元的净利润位于亏损榜前列。值得注意的是,最新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昆仑健康险未止住亏损,净利润为负3.13亿元,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持续走低,环比下降11个百分点至123%。

  监管者没有完全解决“该管什么不该管什么”这个问题,所以经常的结果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让少数不良投资者与经理人搅乱了整个市场。

  税延养老保险产品采取账户式管理模式,账户内提供多种产品选择,每个参保人个人账户中所交保费、费用收取、投资收益、资金总额、养老金领取情况等均是清晰透明,可随时查询的。

责任编辑:谢海平

  木人以为很多时候我们监管者的出发点或用心其实都是良好的,比如车险。当保险公司普遍经营困难的时候,监管部门就出手统一条款、统一费率、规定手续费标准,其目的就是通过价格限制以帮助保险公司实现盈利。价格限制的结果虽然让部分保险公司因此得利,但同时也助长了他们不注重基础建设之粗放式经营行为。时间一长,总有公司会想方设法规避价格限制以争取更多业务。其结果一定是少数不规矩的公司得利,好公司反而缩手缩脚。最终价格管制的做法并没有真正的提升保险公司经营管理水平和转变错误的经营理念。

  前述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的定位应是准公共产品,因此在产品费用水平上要体现让利于民原则,同时也要兼顾商业可持续。《产品指引》中明确了各类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可收取的费用项目和收费水平上限,要求保险公司向参保人明示收费情况,并在保险合同中载明。与市场同类保险产品相比,税延养老保险产品收费项目较少、收费水平较低。

  事实上,监管部门更应该关心的是财务数据的真实性而不应该是价格,手续费就必须走手续费科目,不得以任何其他方式虚增虚列各种费用,尤其不容许通过赔款或退费的方式支付手续费。总而言之,“开正门(放松价格管制)堵后门(财务数据不真实)”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

  根据《产品指引》,保险公司可以向参保人收取初始费用、资产管理费和产品转换费,A、B类产品的初始费用不超过2%,C类则不超过1%。不过,C类产品可以收取资产管理费,费用与投资账户的资产净值有关,比例不超过1%。

  监管者的真正目的应该是保护消费者利益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保险公司经营好坏不是监管者的工作,那是股东和职业经理人考虑的事情。因此,监管者只需要制订好的规则并依据规则监管,对于那些敢违规乱来的经营者该抓就抓该罚就罚,一定要让违规的保险公司为他们的乱来付出必要的代价。好的监管一定是“让好人干得更好,坏人不敢乱来”。

  李艳华指出,国家推出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着眼点在于补强养老保障第三支柱,是还富于民的重要举措,将大大提高民众未来养老质量。

  财险盈利之路:细分、细分、细分

责任编辑:谢海平

  通过上述简要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大多数保险公司经营不善的主要因素其实还是保险公司自作自受,如果我们的投资人和职业经理人能够更加专业一点,愿意遵循保险公司自身的发展逻辑去经营,保险公司的生存绝对不会如此艰难。那么,未来中国的财险公司应该如何转变经营理念,寻找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呢?下面就让我们从J公司的故事开始。

  洒脱的J公司

  J公司是一家成立仅仅几年的财险公司,注册于广东一个美丽的海岛上。开始时,J公司如其他公司一样,什么业务都做,也层层设立分支机构。如此经营模式之结果我们用脚趾头思考也知道不可能摆脱年年亏损之命运。可喜的是J公司的股东们及时地发现了中国保险业这个陷阱,于是X先生和他的团队走进了J公司。

  2017年的一天,X先生离开京城南下时满怀激情地告诉木人:“就一个动作:关、关、关”。后来就许久没有X先生的消息了,偶尔夜深人静仰望星空的时候,木人会想到X先生的“关关关”,也不知道如今进行得如何了。直到五一前夕,X先生昔日的领导L先生从南方视察回来带来了X先生的最新消息。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网下载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多提12亿责任准备金,财险一个被严重低估的行业

关键词:

最火资讯